当前位置:魅力保定文化博览文学教育 — 讲究实践的北学
北学巨子
发布时间:2018-08-01     信息发布人:管理员

董仲舒编撰《春秋公羊传》,秉承了荀子的学术传统。董仲舒(前179年—前104年),西汉广川(今河北景县)人。北学名儒尹会一说,董仲舒“盖孔孟继承道统之人,匪直北地儒宗也。”与董仲舒同时,深受荀子影响的北学名儒还有韩婴和毛苌,这两个人是《韩诗》和《毛诗》的传人。韩婴(约前200年—前130年),涿郡鄚人(今河北任丘市人)。任丘西汉时属幽州涿郡,诸侯争雄的战国时代属于燕国,所以说韩婴是任丘人或涿州人。韩婴以《诗经》研究见长,世称“韩诗”,与辕固的“齐诗”、申培的“鲁诗”并称“三家诗”。著有《韩诗内传》、《韩诗外传》、《韩说》等。韩婴的《韩诗外传》多处引用《荀子》中的话来解释《诗经》,并且沿袭了《荀子》的文风。毛苌是西汉时期赵(今河北邯郸)人,相传他是古文诗学“毛诗学”的传授者,世称“小毛公”。“北学于斯为盛”,达到了第一个高峰。

自汉武帝时“罢黜百家,独尊儒术”以后,开启了儒学新时代,也就是经学时代。从此以后,经学成为北学的主流。东汉末年,卢植与郑玄一起跟随马融学习,卢植广览博收,不固守门户,终于兼通今古经学。刘备年轻时跟着卢植学习,后来刘备在担任豫州和徐州牧时,又跟郑玄学习文学。儒家的忠孝仁义思想深深影响了刘备,后来他在蜀地做了皇帝,把北学思想传播到南方,对儒学的南传有着不可埋没的功劳。

魏晋南北朝时期玄学、佛教和道教开始盛行,但并没有取代儒学的统治地位,只是把独尊儒学变成了以儒学为核心,形成儒、佛、道并存的局面。西晋南渡以后,玄学随之南下,北方成为儒学的一统天下。五胡入中原以后,需要借助儒学取得汉族士人的合作和支持,另外,也要用汉族的先进文化来提高本民族的文化素质,因此,十六国及北朝政权极力倡导和奖掖儒学。赵国的统治者石虎“虽昏虐无道,而颇慕经学”,即位后马上下令加强中央和地方的经学教育。前燕慕容廆当政时期,也多重用经学名儒。其子慕容皝即位后,每月“亲临东庠考试学生,其经通秀异者,擢充近侍”。前秦苻坚更是大力开展经学普及教育活动,颁布《简学生受经诏》,上至天子,下至普通士兵,甚至宫女、太监、女仆也纳入经学教育运动之中。北朝的各个政权更是尊儒尤加,就连朝纲荒乱的北齐也尚知用经学教导子弟。当时,北学可以说是儒学的正宗,它的纯粹笃实,远远超过了南朝。

这一时期燕赵经学盛行,并始终处于北方学术中心。《北史·儒林传》说:“玄《易》、《诗》、《书》、《礼》、《论语》、《孝经》,虔《左氏春秋》,休《公羊传》,大行于河北。”另外,燕赵一带游学、追师风气盛行。燕赵经学讲诵之声道路不绝,儒风大振。渤海李铉,史称“燕赵间能言经者,多出其门”。中山人张吾贵和武邑人刘兰分别在定州和瀛洲开馆授经,生徒达数千人。博陵人刘献之精通《毛诗》、《春秋》,四海皆称儒宗。阜城人熊安生则被看做是《礼经》的儒宗,其弟子信都昌亭(今河北冀州市)人刘焯、河间人刘炫学通南北,博及古今,当时朝中很多官员都拜他们为师。

经学时期是北学的又一高峰,隋唐政治上的大统一,需要儒学的统一。北学大师孔颖达(574648),字冲远,冀州衡水人。他的《五经正义》兼采南北经学,达到了儒学的统一,南北经学的争论到此终结。

北学在理学时期第一位巨子是北宋五子之一的邵雍(10111077),他祖籍范阳(今涿州市)。其思想无论在体系、方法和形式上都与其他理学家不同,与北学诸子也不大一样,但他与北学的经世致用宗旨却是完全一致的。

刘因是北学在理学时期的又一重镇,明代大儒薛瑄称刘因是百世之师。刘因(12491293) ,容城人。元至元十九年(1282)应召入朝,作了承德郎、右赞善大夫。不久借口母亲有病辞官回乡。至元二十八年(1291年),忽必烈再次派遣使者请刘因出来做官,他以有病为由拒绝,死后追封“容城郡公”。刘因学术著作主要有《四书精要》、《易系辞说》等。刘因以一个北地儒生的身份,独自继承了元代不断衰败的儒学,对元初北方思想文化的恢复和发展产生了积极影响,更对北学的传承发挥了重要作用。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保定市人民政府办公室主办 保定市人民政府办公室版权所有 联系我们
冀ICP备05021062号 冀公网安备 13060202000680号 政府网站标识码13060000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