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魅力保定文化博览文学教育 — 讲究实践的北学
讲学漳南书院
发布时间:2018-08-01     信息发布人:管理员

清康熙十九年(1680),肥乡士绅郝文灿等人遵照直隶巡抚于成龙的命令,在肥乡屯子堡购买一百亩学田,建了一所义学,郝文灿担任义学学师。后来又将义学扩建,并请兵部督捕右侍郎许三礼题名为漳南书院。康熙三十五年(1696),郝文灿三次到博野北杨村,聘请颜元去主持漳南书院。郝文灿的诚心感动了颜元,他准备在漳南书院好好地施展一下自己的抱负。

颜元去肥乡漳南书院时,漳河正在涨水,坐了十余里的船才到了书院。郝文灿已经和那里的乡绅、名流在岸上等候多时,颜元一下船,众人共同揖拜,欢迎仪式非常隆重,颜元深受感动,他望了望书院的门匾说:“如今关中、嵩阳、上蔡、汴梁四处书院之外,我们这漳南书院是第五处书院了。现在儒运衰败,书院讲死书,学也读,习也读,读的秀才举人连麦苗、韭菜也分不出来了。我们漳南书院不养吃书的虫子,每个弟子要能文能武,知天文,晓地理,农、工、兵、商,行行通达才行。”颜元的话引起大家的喝彩。

当时漳南书院只建有一栋学舍,颜元与郝文灿商量,对书院进行大胆改革。本着“宁粗而实,勿妄而虚”的原则,重新构思书院规划,拟定规章制度,把书院正庭设为“习讲堂”;东面第一斋取名“文事斋”,用来讲授礼、乐、书、术、天文、地理;西面第一斋取名“武备斋”,用来讲授黄帝、太公以及孙、吴诸子兵法和攻守阵营、陆水战法、射御、技击等科目;东面第二斋取名“经史斋”,用于讲授十三经、历代史、诰制、章奏、诗文;西面第二斋取名“艺能斋”,用于讲授水、火、工、象学。在书院大门东西两侧分别设立两个学斋,东侧的取名“理学斋”,用于静坐读书和编著程朱礼学;西侧的取名“帖括斋”,用来讲授八股举业。设置这两个学斋,别人都不理解,颜元解释说,这两个学斋是与我提倡的实学相敌对的,他们不是周公、孔孟本来的学说,暂时建这两个学斋,是要展示实学的胸襟广阔,也用来应付科举制度,等实学的学风形成,科举制度取消之后,就废弃这两个学斋。因此,在建筑布局上,理学斋和帖括斋方向朝北,表示它们与周、孔正学相敌对。

习讲堂竣工时,颜元给大门书写了一副对联:“聊存孔绪励习行,脱去乡愿、禅宗、训诂、帖括之套;恭体天心学经济,斡旋人才、政事、道统、气数之机。”上联以“乡愿禅宗训诂帖括”比喻繁琐、俗套,指出要继承孔子的事业,必须去掉很多弊端,靠习行教育加以纠正;下联告诫学子要认真学习经世济民的本领,把握人才、政事、道统和命运的关键,做一个“格致诚正之功,修齐治平之务”的有用人才,集中体现了颜元的办学宗旨。

由于颜元的教学思想革除了旧弊,又适应了时代要求,使漳南书院很快成为四方名士、各类人才仰慕、汇集的地方,临近的大名(直南道)、魏县、肥乡等地的士绅纷纷把子弟送到漳南书院。据清戴望着的《颜氏学记》记载,颜氏弟子知名者共108人,而冀南、豫北一带就有30多人。

正当漳南书院蒸蒸日上时,康熙三十五年(1696)秋,漳河泛滥,书院毁于一旦。颜元无奈回到博野。后因水患越来越严重,郝文灿多次来信请颜元都没有去成,不久,郝文灿又来信问候颜元,并在信中附有一张契约:“颜习斋先生生为漳南书院师,没为书院先师。文灿所赠庄一所,田五十亩。生为习斋产,没为习斋遗产。”康熙四十三年(1704年)九月初二日,颜元病故。漳南书院再也没有恢复,但书院倡行的“文武兼修”、“思不如学,而学必以习”的求实精神,却对中国近现代教育产生了深刻影响。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保定市人民政府办公室主办 保定市人民政府办公室版权所有 联系我们
冀ICP备05021062号 冀公网安备 13060202000680号 政府网站标识码13060000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