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魅力保定历史沿革城市变迁 — 远去的都城
承载燕国兴亡的燕下都
发布时间:2018-08-01     信息发布人:管理员

19292月,随着考古学家马衡对燕下都遗址的调查,这座沉寂了两千余年的废弃古都重新进入人们的视野。1930年春天,以马衡为团长的燕下都考古团对燕下都范围内的姥姆台进行了小规模发掘,拉开了燕下都考古发掘的序幕。此后,直至20世纪80年代,经过多次考古发掘,揭开了燕下都神秘的面纱,一座曾经辉煌繁华的古都面目变得清晰起来。燕下都位于易县东南部高陌乡、凌云册乡,距易县县城中心4公里,是战国时期燕国的都城之一。通过考古发掘,对燕下都城址布局有了比较清晰的了解,城址平面呈不规则长方形,东西横约8公里,南北纵约4~6公里。北依北易水,燕下都西城墙遗址南临中易水,处于两河之间。北、西和西南山峦环抱,东南面向平原,是燕上都蓟(今北京)通向齐、赵等国的咽喉要地,为燕国南部的政治、经济和军事重镇。

城址分为东、西两部分,东城是主城,东西阔约4?5公里,南北长4~6公里,城墙底宽约有40米。西城为防御性的廓城,东西宽1~3?5公里,南北长3?7~6公里。现在遗址地面上可见城墙、台基和墓葬封土。其中西城西墙还存有一段高大的城墙,城墙底宽40米,残高仍有近7米。东、西城墙外都有城壕、古河道与北易水和中易水相通,四周有河水环绕,形成一座完整的城池。在东、北两边城墙各发现一座城门。在城的稍北处有一道隔墙,把东城分成南北两部分。东城的建设显然经过了很好的规划,有功能分区。全城可分为宫殿区、手工业作坊、居住区、古墓葬和古河道五大部分。宫殿区在城址东北部,由三组建筑群组成。以武阳台为中心,东北有小平台,东南有路家台,西南有老爷庙台。与宫殿区相关的武阳台、望景台、张公台、老姆台建在一条中轴线上,其中老姆台建在东城北部城外。还有一些台建在城墙墙体上,是为宫殿区的安全而建的,如练台、岗子、朱家台等。手工业作坊区围绕宫殿区,分布在西北到东南的弧线上,如制造兵器、冶铁、铸币及制玉、骨器和陶器等作坊。居住区在东城的西南、中、东和东北各部。作坊和居住遗址发现30余处。墓葬区设在西城和东城的西北角,东城有九女台和虚粮冢两个墓区。西城有辛庄头墓区,共计33座。这些墓都有高大封土,应为王侯墓;东城南墙外有丛葬墓群。古河道和城壕有5条。城内河网交织,清水贯流,既起到保障都城的安全防卫功能,又便利了交通和用水、排水。

位于武阳村北的武阳台是当年大型宫殿建筑群的核心,东西长140米,南北也有上百米,分上下两层,上层内缩4~12米,高2?4米,下层高达8米多。有高大的夯土台基是春秋战国时期建筑的特征。在邯郸的赵王城,同样有高大的夯土建筑基址。

燕下都见证了燕国的兴盛与衰亡。燕国后期发生的许多重大事件均与燕下都有关。燕昭王即位后,发奋图强,采纳大夫郭隗的建议,筑黄金台广纳贤才,乐毅、剧辛、邹衍等一大批人才来到燕国,辅佐昭王治理国家,使燕国国富兵强。燕国与赵、齐共灭中山国。昭王任用秦开击破东胡,燕国疆域向东北扩展到了辽东。

到周赧王三十一年(燕昭王二十八年,公元前284年),燕昭王任乐毅为上将军,在下都拜将誓师。乐毅率燕、秦、赵、魏、韩五国联军征伐齐国,在济西(今山东聊城南)大败齐军。并率燕军深入齐国境内,攻克齐国都城临淄,尽取齐国的宝器。燕昭王三十三年(前279年),昭王去世,其子燕惠王立,困守即墨的齐将田单乘机施反间计,惠王中计,派骑劫代乐毅为师,骑劫不懂怎样带兵打仗,屡屡上当。最后田单将燕军击溃,杀死骑劫,齐军收复燕军占领的齐国城池,燕军退出齐境。

秦王政二十年、燕王喜二十九年(前226年),在燕国即将被秦国灭亡之际,荆轲刺秦王的历史事件就策划于燕下都。燕王喜和燕太子丹遣荆轲去秦国谋刺秦王,荆轲功败垂成,被杀。秦王政大怒,命王翦、辛胜攻燕,与燕军战与易水,大破燕军,攻陷燕下都,自此这座城池荒废。至今,燕下都遗址附近还保留着与荆轲有关的一些遗迹。

容城县征集的蟠虺纹“西宫”铜壶燕下都与齐国都城临淄、赵都邯郸、秦都咸阳同是战国时期的知名都城,而以燕下都遗址显示的城市形制最明确、出土文物最为丰富,为研究战国时期的政治、经济、文化、军事及城市建设,提供了极为丰富的资料和凭证。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保定市人民政府办公室主办 保定市人民政府办公室版权所有 联系我们
冀ICP备05021062号 冀公网安备 13060202000680号 政府网站标识码13060000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