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魅力保定历史沿革城市变迁 — 远去的都城
从古都到北方重镇
发布时间:2018-08-01     信息发布人:管理员

1999年,定州市政府出资100多万元修复定州南城门,因为这座古老的城门连接着定州城久远的历史,也见证了定州作为古都的辉煌。在保定境内虽然有几处同样古老的都城,但都已成为废弃的遗迹,湮没在荒烟衰草之中,惟有定州城几千年来一直得到延续。定州城的建设可追溯至春秋战国时期,从史籍记载来看,最初的定州城是由管仲主持修筑的,所以定州城在历史上曾被称为管仲城。春秋时定州一带属鲜虞国,后来鲜虞国改称中山国。周敬王年间(公元前515—前489年),中山被晋国所灭,不久复国后迁都于顾,即今定州城。当时顾究竟有多大规模,还没有考古发掘证实,史料上也没有明确的记载。

西汉时在此置卢奴县。对于两汉至北魏时期定州城的建设发展,《水经注·滱水》也有记载。汉景帝前元三年(154),汉景帝封其庶子刘胜为中山靖王,领周围14个县,以卢奴(今定州城)为中山国都。刘胜以旧有城池为基础进行大规模建设,《水经注》载:“有汉中山王故宫处,台、殿、观、榭,皆上国之制。”到东汉时,光武帝刘秀又封他的儿子刘焉为中山简王,刘焉又大兴土木,“始筑两宫,开四门,穿北城,累石为窦,通池流于城中,造鱼池、钓台、戏马之观。”

后赵建武七年(341),派遣北中郎将在中山筑小城,立宫造殿,并建北榭。东晋太元九年(384年)正月,鲜卑族慕容垂在河南荥阳自称燕王,命大军北进,攻下中山后,即令慕容温屯驻,慕容温在中山抚旧招新,发展农业,周围民众相继来归附,粮资丰足,中山仓库充盈,多次战胜前秦军队的围攻,慕容温还派军兵万人运粮饷资助慕容垂,并在中山营造宫室。后燕建兴元年(386),慕容垂在中山称帝,设中山尹,大造宫室,小城之南筑隔城,为太子宝建承华观。慕容垂死后,后燕衰落,北魏道武帝拓跋珪率40万大军攻后燕,试图吞并后燕,兵锋直指后燕都城中山,但中山城高大坚固,一时难以攻破,拓跋珪只得先从外围入手,将中山周围城池悉数攻破,最后围困中山,经过两年的战争,才将中山攻陷。拓跋珪入城,将后燕玺绶、图书、府库珍宝等都收入自己囊中,并在中山置安州,不久改为定州,取其安定天下之意。

北魏历代皇帝都视定州为重镇,太武帝拓跋焘就曾三次巡幸定州。北魏多数皇帝都崇奉佛教,一位法号昙曜的高僧来到定州建寺,弘传佛法,定州成为北方的佛教中心。太和五年(481年),孝文帝元宏驻跸定州,随行的皇太后命地方官在州城东北建佛塔。太和十五年(491年),又在定州城内建七帝寺,是皇家寺院。这些佛教建筑丰富了定州的城市内涵。

北宋时期,定州仍为北方重镇,处于北宋防御辽(契丹)的前沿阵地,军事地位突出,朝廷派重臣镇守定州,如韩琦、苏轼等都曾任定州知州,城内建筑又有新的变化,建设了开元寺塔和众春园。高大的开元寺塔既是佛教建筑,又可以作为瞭望塔观察敌情,因此又称料敌塔。城内著名的园林众春园当时“潴水为塘,广百余亩,植柳万株,亭榭花草之盛冠于北垂”。

虽然北魏之后,定州结束了作为都城的历史,但是经过历代建设,定州城还是保持了宏大的规模,从明、清有关定州城池建设的记载和遗迹可略见一斑。

明代多次对定州城墙进行大修。据记载,洪武元年(1368),都督平安展筑城墙,周长二十里余十三步,高三丈,四门各建月城,上有门楼,各有重门,而且四门的形制各不相同,硕大的城门楼上能容下数千人。而同时期保定城作为府城,其城墙周长是十二里,古都西安的古城墙周长是二十三里有余,一般县城的城墙周长不过四五里。此后,从景泰年间到清光绪年间,又对城墙或城门多次重修,城内建筑也屡有变化,到清末,定州城的城墙还比较完整,城内有衙署、贡院、文庙、寺观、园林等公用建筑,庄园、民居鳞次栉比,直至新中国成立后发展为现代城市。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保定市人民政府办公室主办 保定市人民政府办公室版权所有 联系我们
冀ICP备05021062号 冀公网安备 13060202000680号 政府网站标识码13060000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