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魅力保定历史沿革战火硝烟 — 历史硝烟
宋辽之战
发布时间:2018-08-01     信息发布人:管理员

宋太平兴国四年(979年)二月,随着最后一个未归附的沙陀族政权北汉被宋军征服,五代十国分裂局面彻底结束。宋太宗乘大胜之势,立即决定一鼓作气收回石敬瑭送给辽国的燕云十六州。于同年六月围攻幽州,但攻城不果。七月,宋军与辽援军战于高粱河,宋军败,退至涿州。九月辽军南进至满城,与宋军遭遇,辽军败。宋军追至遂城,辽军退易县。

太平兴国五年(980)二月,宋军又北攻,辽国的东易州刺史和涿州判官先后献城投降,岐沟关等军事要地落入宋军手中。七月,宋军包围辽国南京幽州城。屡攻不克后,辽军反击,宋军全线溃败,死者万余。宋太宗乘驴车南逃,辽军追至涿州而止,缴获宋军兵器、粮秣不可胜计。

太平兴国八年(983)12岁的辽圣宗耶律隆绪继位,其母萧太后摄政。辽国的国力迅速增强,伺机与宋朝一决雌雄。

宋军围攻幽州失败后,宋太宗一直想再举兵收复燕云十六州,以雪失败之耻。他认为萧太后一介女流,不足为虑,于雍熙三年(986)正月,出兵30万分东、中、西三路再攻幽州。

东路:天平军节度使曹彬为幽州道总指挥,指挥使米信为幽州西北道总指挥。两军同时行动,自雄州直取新城(今高碑店东南)、涿州,兵力超过20万,为宋军主力。中路:都指挥使田重进为定州路总指挥,自定州北上出飞狐(今涞源)。西路:命忠武军节度使潘美为云、应、朔等州总指挥。杨业为副总指挥,自雁门(今山西代县)趋云州(今山西大同),尔后会田重进部东下,从北面会攻幽州。

雍熙三年(986)二月,宋军开始行动,东路军曹彬连败辽兵,攻占岐沟关(今涿州南)、涿州、固安、新城等地。曹彬部据涿州十余日,因粮草不济而退兵雄州至白沟一线。而此时中路军田重进部在飞狐击败辽军,擒辽将大鹏翼,攻占飞狐、灵丘、蔚州(今河北蔚县)。西路潘美军也击败辽军。

消息传来,曹彬部下诸将听说中西两路军连克州县,因此求功心切,都主张出战。曹彬听信诸将意见,补充粮食后,与米信引军北渡白沟河,结方阵向涿州进军。到达涿州后,曹彬得知萧太后率军从驼罗口南进,已到涿州东50里处,有会同耶律休哥军钳击宋东路之势,于是命部将卢斌携带涿州城中民众先行向南撤退,亲率主力断后。五月初三,宋东路军与辽军激战于岐沟关外,宋军大败,南逃至拒马河,被辽军追击,宋军溺死者无数。余部向高阳(今高阳东)撤退,途中正烧饭时又被耶律休哥追上,死伤数万人。

辽军取胜后,即派兵攻击宋军中路,先后攻占蔚州、灵丘、飞狐等地。继而攻占徐水、满城。辽军又围易县,易县城破,守城宋军被追歼。六月,辽耶律斜轸引军10万,进击宋西路军。西路军孤悬敌后,形势危急。辽军连下飞狐、蔚州、应州、寰州。宋西路军主将潘美在兵力对比悬殊的情况下,令副将杨业出击。杨业孤军北进,遭到辽军伏击而大败,全军被歼。杨业受重伤被辽军所俘,绝食三日而死。

雍熙三年七月,宋太宗收拾残部急撤,中路退定州,西路退代州,东路退高阳。宋朝收复燕云十六州之战彻底失败,所取州县复失。此后,宋守军从保州西北部的沈苑泊至沧州的泥沽海口(今天津军粮城泥沽村),筑堤蓄水,修建了一条绵亘七州军,长达900里、纵深60里的“水长城”。沿途设28寨、125铺戍守。从此宋辽以此为界对峙长达13年。

到咸平二年(999年)七月,即位不久的宋真宗忽然接报,辽萧太后又将进攻宋朝,大军已至幽州。消息传来,宋真宗急调杨业之子杨延昭自定远军改保州沿边都巡检使,带兵三千赴前线阻敌,担负保州(今保定)、梁门(今徐水)、广信(今徐水遂城)一线警备。并调傅潜任镇(今正定)、定(今定州)、高(今高阳)三路行营都部署,带兵8万屯定州,为二线布防。

宋军为何如此布兵?这是因为由于有“水长城”的阻隔,辽军入河北只有一条通道,即今易县—遂城—满城—望都一线,这是一条四季可通的旱道。其中遂城是这条通道的咽喉,是第一道防线的重中之重。杨延昭奉调上任,遂以其副手杨嗣守保州,魏能守梁门,自己扼守遂城。

果然,只过了两个月,萧太后率20万辽军,向宋境冲来,很快越过易水,攻破遂城西北的宋军前沿据点狼山,包围了遂城。遂城是个小城,城中守军不满三千,杨延昭飞书告急,请求驻定州的傅潜增兵。可是傅潜怯懦无能,不敢发兵增援。辽军攻打甚急,萧太后亲自击鼓督战,城内军民人心惶惶,情势十分危急。在增兵无望的情况下,杨延昭镇定自若指挥战斗。兵力不足,他便发动城内丁壮登城,披甲执械,日夜防守。指挥军民多次打退辽军的进攻。胶着一个多月后,已是十月光景,天气变冷,城内给养日匮,辽军攻城日急。就在此时,一股寒潮南下,气温骤降,滴水成冰。杨延昭急中生智,乘着夜色,发动民众浇城,水从城上浇下,沿城墙流到城外,城上城下全被浇遍。及到天明,遂城变成一座晶莹光滑的冰城。

辽兵几次攻城,莫说想要爬上城来,就是走近城边,也都人仰马翻,不得前进一步。杨延昭乘势领兵开城出击,辽兵仓皇溃逃,丢下无数兵甲器仗,宋军大获全胜。

遂城大捷后,杨延昭加强了警戒。一日,他带兵到遂城西50里的羊山布防。萧太后一直不甘心遂城的失败,发誓报仇。闻杨延昭远离遂城到达羊山,无险可据,遂派出数千轻骑兵偷袭杨延昭羊山驻地。杨延昭闻讯,采取诱敌深入、合围聚歼的战法。把精锐部队埋伏在羊山侧面,形成居高临下的包围态势。他则带领少数骑兵东行至包围圈外,等待辽兵的到来。

果然萧太后大军如期而来。杨延昭佯装进攻,且战且退。萧太后不知是计,穷追不舍,很快进入宋军包围圈,宋军伏兵突起,从山上山后杀来。辽军措手不及,阵脚大乱,他们本就不善山地作战,双方一番厮杀,辽军被打得丢盔弃甲,萧太后赶紧收拾残部夺命而逃。

遂城失败,羊山又败,对萧太后打击不小,辽军决定另想出路。正是严冬季节,“水长城”结冰,已无法阻止辽军。萧太后试攻梁门(今徐水)。因梁门守将魏能果敢指挥,无法攻克。萧太后转分兵攻满城、北平寨(今顺平),向东攻保州(今保定)。辽军到达保州西郊的廉良,在此集结。

杨延昭得知辽军集结廉良的消息,认为辽军立足未稳,机不可失,急从遂城追击而来。此时满城守将石普和田绍斌,保州守将杨嗣,梁门守将魏能也分别出城赶来,四支部队迅速对辽军形成合围。宋军总攻开始,杨延昭、杨嗣带头冲入敌阵,尽情厮杀。辽军几个月来疲于奔命,又天寒地冻,刚立足便被围困攻击,惊惶失措。再加辽国骑兵只善纵马冲杀,不善下马短兵相接。只几番交锋,辽军就死伤数千,余者大部逃走。

之后辽军改变战术,避开杨延昭锋芒,绕过城池,分东、西两路急速向宋朝腹地突进。东路先掠永宁军(今蠡县),又攻下瀛洲(今河间)、祁州(今安国),进德州,入济南。西路绕过保州、北平寨,直奔望都。宋望都守将副都部署王继忠,手握重兵,承担保卫定州的重任。然而此人贪生怕死,不几次交手,便败下阵来。在保州、定州一线的宋军都监李继宣,只知保存实力,也不愿增援出战。王继忠遂投降辽军。

宋真宗闻知大惊,关键时刻想起了杨延昭,复以“州团练使杨延昭为保州威虏静戎军沿边都巡检使,代李继宣”,并拨兵八千给杨延昭。杨延昭与魏能等迅速赶往望都出战,将辽军一部消灭,解瞭望都之围。

但是辽骑兵机动性很强,余部又绕道望都直奔定州。统兵8万驻扎定州的傅潜,畏懦怯战,竟压制部下请战阻辽军的强烈要求,闭城不出。辽军前锋在定州未受任何抵抗,一路南去。1004年两路辽军至澶州(今河南濮阳),悬师宋朝腹地。自此,河北大地或陷或弃,宋朝首都汴京北门犹如洞开。不久宋朝与辽国订立屈辱的“澶渊之盟”。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保定市人民政府办公室主办 保定市人民政府办公室版权所有 联系我们
冀ICP备05021062号 冀公网安备 13060202000680号 政府网站标识码1306000033